一秒记住【四五小说网 www.45x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梦儿难道真的通关了吗?”

    “三十三门人阶六品的武技,其中有两种可是秘密啊,这刘梦儿怎么会懂?”

    “哦~我懂了,只有这个家伙才懂得那最后几门武技啊!”

    “呵呵,这家伙被人利用了。”

    想到这里,不少人都是看向那武斗台上那已经攥紧拳头的身影。

    张尘风死死咬着嘴唇,他不相信,不相信是这刘梦儿会横插一手,会将属于他的东西给霸占了!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

    不一会,一道白色倩影飘然到来。

    不是别人,正是那刘梦儿!

    刘梦儿是这战侯府中首席长老刘洪之女,在战侯府中乃是天之骄女。

    在以往那天赋仅仅次于张尘风。

    当然在张尘风背负废物之名时,这刘梦儿就已经成为了这烈岩城的第一天才了。

    “梦儿…”

    张尘风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少女皮肤雪白,凤眉丹目,嘴唇微微抿起。

    “你这废物怎么来了?”

    刘梦儿眉头微微一皱,冷漠的说道。

    这道话语,将张尘风心中那仅存的一丝期望也是随之粉碎。

    他不傻,当然能够感受到这刘梦儿语气之中的那种嫌弃以及厌恶。

    往日那满脸笑容,要他教她武技的那个刘梦儿,逐渐在他心底消失。

    他看向那看台上的刘洪。

    这以往那个摆出爱莫能助,想帮却不能帮的刘伯伯,此时此刻正嘴角噙着冷笑看着他。

    神色冰冷无比。

    张尘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对这两年的遭遇已经逐渐明了。

    原来这两父女一直都在利用着他!

    这两年的遭遇,恐怕就是这两人在背后操控吧!

    先是将他从烈岩城中赶出去,随后又假惺惺的接近他,好得到那最后几门武技!

    以此成为那战侯候选人!

    这两人好深的心机!

    “你一直在骗我?”

    张尘风嘴角露出一道苦涩的笑容。

    “骗你?不,这不过是个交易,在这两年间我陪伴着最落魄时候的你,倾听你心中抑郁,以此换取那几门武技,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

    刘梦儿冷冷的看着张尘风,毫不在意的说到。

    “不过分吗?可你明明知道,我一生心愿就是想要继承我父亲爵位,好得到父亲为何会消失的线索!你这么做可是把我最后一点希望都给断绝了…”

    张尘风惨笑一声。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女子给冷冷打断了。

    “够了!张尘风你这个废物还想要继承这战侯爵位?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情况,一个废物,你这么做恐怕只会让你父母蒙羞而已!我是你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了,还在这里丢人现眼!”

    刘梦儿及其厌恶的看着张尘风。

    “让我父母蒙羞?”

    张尘风嘴中咀嚼着这六个字,无比的苦涩。

    就在近日他得到了九脉化龙诀,本想要与刘梦儿分享一下心中喜悦,可没想到自己在后者心中一直都是一个无法凝聚图腾,可堪利用一番的废物而已。

    “我实力比你强,就算欺你压你又如何?你能将我怎么办?我跟你之间有云泥之别,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张尘风你若是识相的话现在给我滚出这里,我可以给一条活路你走。”

    刘梦儿最后一句话落下,显示着自己的仁慈。

    两个战侯候选者之间,本应该会有一场决斗,不过这刘梦儿显然没把这张尘风当成对手。

    一言一喝,将这张尘风当成了一条狗般驱赶。

    其余众多战侯府子弟,都是满脸揶揄的看着这张尘风。

    即便你实力有点古怪又如何?

    到底还是无法跟刘梦儿这等天骄对抗。

    张尘风身躯一颤,这两年他居然被人当成猴耍了,想起这点,再看眼前丽人,只觉得无比恶心,那颗心也是逐渐冷了下来。

    “哈!哈哈!”

    就在这时候,张尘风却突然笑了,随着这笑声,那眼角出现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笑声越发大声,而其中的愤怒以及森然,也是越发的浓厚。

    既然这刘梦儿露出了真面目,他也无需再念及旧情!

    三年前他被这些人当成丧家之犬驱逐出烈岩城,三年后的他,绝对不允许!

    心中仅存的一丝天真,在此刻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

    “张尘风,你笑什么?即便你朝着我下跪,我也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刘梦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尘风给粗暴的打断了。

    “够了!”

    这倒是让四周看好戏的弟子给惊得微微一愣。

    这张尘风还不滚走?他想干嘛?

    “刘梦儿!”

    张尘风爆喝一声,眼神冰冷的盯着那刘梦儿。

    这眼中翻滚着无边的暴戾,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随时会从少年体内跃出!

    这刘梦儿看到这眼神,也是不由得身躯一颤,这眼中的冰冷杀意,让她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刘梦儿,你说的没错,你实力比我强,就算欺我压我,我也无话可说……”

    少年声音逐渐高昂起来,音调骤然提高!

    愤声咆哮道

    “只不过事实并非如此!你这贱人,算什么东西?你跟我的确是有云泥之别,只不过我是云,而你只不过是被我踩在脚下的一摊烂泥而已!”

    “三年前我能将你踩在脚下!三年后我一样可以!”

    此时此刻,整个院落都传荡着少年那杀气腾腾的咆哮声。

    一个个都是用着惊愕的眼神看着那道单薄身影。

    这张尘风是傻了吧?

    还想要将刘梦儿踩在脚下?

    要知道,这刘梦儿三年前就已经凝聚了五等图腾――金炽鸟!

    三年过去了,一身武道修为已经深不可测,比之一些长老还要强大,这张尘风居然还说她是一摊烂泥?

    可笑!

    众人都是觉得可笑至极!

    “不愧是战侯的子嗣。”

    邢军并没有发生,而是在心中默默的想着事情。

    刘梦儿也是微微一愣,随后那脸上布满了寒霜。

    “张尘风,我好心放你一条生路,可没想到你却如此不知好歹!”

    这刘梦儿自以为是,怎么会知道这句话给那倔强少年带来了多少的耻辱?

    “刘梦儿!收起你这假仁假义的嘴脸吧!你这样说,我只会觉得心里恶心!”

    张尘风袖袍一挥,冷冷的打断了前者话语。

    刘梦儿的柳眉皱在了一起,眼中也是难以遏制的流露出了杀意。

    “你不是想要坐稳这战侯之位吗?好!一个月后的今日,我在这里等你!到时候…我们既分胜负!也绝生死!”

    张尘风凌空狠狠的指着脚下武斗台,森然说到。

    “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战侯府是我父亲的战侯府!是我张尘风的战侯府!战侯这个爵位,只有我有资格继承!”

    “谁要想把那手伸过来,我便剁了谁!”

    略带咆哮的话语,响彻在院落之中,让在场众人皆是一颤。

    这家伙如此心性…还好是个废物,不然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有出头的日子?

    “张尘风!就凭你也配向我姐发起挑战?就你这种废物东西,根本就不需要我姐出手,一个月后我来斩你!”

    就在此时,一道不屑的嘲讽话语,从那刘梦儿身后响起。

    一个年纪与他相差无几的少年出现在他眼前。

    刘原!

    刘梦儿的胞弟。

    往日还跟在他身后,就好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还一口一个姐夫,现在想想还真是让人作呕。

    如今那刘原的脸上布满了不屑的神情。

    张尘风冷冷的看着这家伙。

    “张尘风,你不过凝聚了一个一等的图腾而已,虽然踏上了武途,但依旧是一个废物而已,七天后的对决,你敢不敢接下?”

    刘原抬起头,傲然看着张尘风。

    张尘风看了他一眼,收起视线,跃下武斗台朝着院落大门离去。

    众人微微一愣,莫不成这张尘风还真是怂了?

    就在这时,少年那冰冷的话语响彻在众人耳边。

    “七日太长,三日后在此地,我前来败你!”

    哗!

    全场皆是哗然!

    众人看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眼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刘原是一个搬山五重天的武者!

    而且还在一年前凝聚了一个三等图腾,对那搬山境的战斗手段熟悉于心,比起这刚刚才凝聚图腾的张河要强上几倍。

    莫不成这张尘风是自觉的这张河跟刘原是同一个档次的武者?

    要是那么想的话,这张尘风也太天真了吧!

    刘原嘴角勾起一道冷笑,对这那刘梦儿轻声说道“姐姐,三日后我会将这家伙给废了!让他好好的做一个本分的废物!”

    这话语,无比的阴冷,就好像一条藏在草丛中的毒蛇。

    刘梦儿漠然的点了点头,不去看那已经消失了的身影。

    她根本就没有把张尘风的威胁放在心上,后者的话,在她听来不过是在痴人说梦而已。

    “三日后我再来看看。”

    邢军从座位上站起,对着身边的刘洪说道。

    刘洪身躯一颤,当即收起了那点小心思。

    他本来是想要叫这张尘风在这三天后无法出现的,可现在这邢军已经开口了,他也是不敢再对张尘风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最起码在这战侯府他需要保这家伙平安无事!

    刘洪眼中闪烁着阴毒的神色。

    这张尘风是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引起巡查使大人的兴趣!

    巡查使!

    负责审查这明岚王朝中各位王侯爵位的人物!

    三年一期!

    无论你是几品王侯,在这巡查使面前都需要恭恭敬敬的。

    因为他代表的是那当今的圣上!

    ……

    张尘风回到以往的住所,看着这辉煌大气的宅门,他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三年前。

    宅院依旧是那宅院,可惜早已物是人非。

    良久,张尘风轻叹一声,大步走了进去。

    他那住所一直空在那里,毕竟他好歹也挂着一个战侯的子嗣,那些家伙尽管把他驱逐出城,但依旧不敢对他父亲留下来的东西有所不敬。

    战侯威名,岂会那么容易消散?

    看着这干净如初的摆设,张尘风神色极为复杂。

    父亲啊父亲,你到底是因何事离开!

    两年前的夜晚,张志天浑身是血的冲入他屋中,只留下那残破玉佩以及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去了。

    “炎儿!必定要达到凝血十重天方可将这玉佩滴血认主!不然会有大祸!切记切记!”

    这一幕,张尘风每每合上双眼都会出现。

    “父亲!你放心,此生我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魔风龙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四五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枫九月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枫九月九并收藏魔风龙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