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然全程一副“你在想桃子”的表情,不过经他局外人这么一点拨,危机感确实消退了很多,对自己的未来没有那么多忧虑了。

    内心有点感激,但表面上还是要面子的:“你说的不错,我妈这么聪明能干,不至于轮流到要给你打工的程度。”

    林文华可不高兴了:“意思就是我很差?”

    “你?坑蒙拐骗不是正派!”她很到位的点评,“不过我喜欢。”

    “算你乖!”

    林文华不跟她斗嘴了,刚才一番发泄也玩累了,现在要找小吃填肚子,她这也要看那也要玩,回头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

    她瞄了眼手机:“晚了,宿舍准备关门了。”

    林文华也看了手机:“没关系,我开车贼快!”

    她用那种你一点都不解风情的注孤生眼神。

    林文华当定钢铁直男:“走还是走?”

    “我回家!”

    她气恼的甩头转身就走,但高跟鞋走路想快快不了。

    林文华跟在旁边静静看戏。

    一小会儿后。

    “脚酸了走不动,背我。”

    “呵!”林文华背朝她下蹲,“上来!自己动!”

    身体忽然一沉,百多斤的人往后背压,纤长双手环住脖子,林文华能感觉到那沉甸甸的挤压和吹在耳旁空气的炙热。

    幸亏最近练腿比较多,这重量没压力,不说话低头专心走路。

    “是不是……我太重了?”

    秋意然误解道。

    “不是。”

    林文华想说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唯一能够破例的是造假,细胳膊瘦腿然后俩大气球,十有**假货。

    秋意然是有点肉肉的身材,但她不腻反而匀称,那些后天减肥的女人身材太干,长得肥过度了的太油腻,她这种真是千里挑一。

    她追问:“那是什么原因?”

    “我不能让熟人看到我脸,不然影响我泡妞。”

    林文华是认真的。

    “你这人……唉!为了当渣男,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秋意然叹气摇头,“我对你的最后一点好感耗尽了。”

    林文华提议道:“那要不我放你下来自己走?”

    “不嘛好哥哥!”她撒娇不松手。

    “你别勒我脖子这么用力!”

    林文华难受,不光是刚才那一句,也有肢体上的。

    “勒死你!渣男!”

    秋意然恶狠狠的松了一点手。

    林文华继续走着,就当做负重无氧锻炼了。安静了片刻的她又问:“你们男人真的非得很多女人,家里一个外面一群,才感到开心吗?”

    “不开心啊。”林文华说。

    “那为什么——”

    “因为那种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林文华放声大笑。

    “你是我见过最真实的男人。”

    林文华有在教诲:“以后看到我这样的就走远点。”

    她志向远大:“不!我也要渣他们!”

    “我觉得女的不管怎么渣还是吃亏的多。”

    “所以不能让臭男人得手,我有个表姐就是这样,被男人骗了感情又抛弃,之后她醒悟了,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得寸进尺不如只给他们尝一点点甜头然后高高挂起来……”

    “你表姐后来怎么样了?”

    “她现在有一大帮追求者,被迷得死去活来,有钱的、长得帅的,事业有成的,还有的愿意离婚跟她过,她每天都想要着从当中挑哪个比较顺眼的来约会,怎么安排其他的人排队……”

    “厉害!”林文华或许知道了一点,前世秋意然为什么培养了那么多舔狗的原因,身边环境所致。

    “但有时候也挺孤独的,我觉得。”她说。

    林文华却十分向往:“我不认同,我只觉得那太牛逼了!有机会介绍你表姐给我认识,我想跟她探讨一下怎么管理后宫的技术问题。”

    “你果然跟她是一类人。”秋意然埋头在他脖间,“你让我对男人失望了,都是你的错。”

    林文华想说这是让你提前认识到社会的残酷现实,不过她好像有点困,睡着了还是怎么,没出声了。

    到了地库让她上车,开车回她家。

    说实在的作为男人,林文华确实有想过去酒店这个想法,只不过感觉……她看似任性放肆的表面,是一种执着认真,招惹了就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重回十八少年时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