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姐对这个十八岁少年的回答,有点意料之外,又有些情理之中。

    能有这种商业见识面,卓越眼光的,年纪小已经不能成为阻碍的他成功的原因了,是金子始终会发亮,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可以问一下,是做什么领域的吗?”

    赵姐有了浓厚兴趣。

    林文华知道这是给lp展示实力的时候了,自然要开吹:“我创业的第一份成绩,是在行为习惯细节中发现的,我了解到了通讯公司在拓展高校市场上的策略后,进行了网络扩大、范围撒网的策略……”

    赵姐有时间有兴趣听,林文华自然也乐得添油加醋吹一番。

    什么他灵机一动,三分钟内发现了手机卡推广的中大市场,并迅速制定了一套策略,与通讯公司合作人滴水不漏的交锋。

    然后果断采用金字塔策略,把网点遍布全市,还颇为遗憾的找了个理由:“如果不是那段时间沉迷于假期放松自我,全市乃至全省的市场,都会是我的了。”

    “你的脑筋的真的是……高明的生意人靠点子,低级的只能靠模仿!”

    赵姐是佩服的,从林文华采纳的模式她能进行假设,如果自己掌握这个方法,垄断一个省,甚至周围好几个省的高校都容易。

    一张卡提成五十,若一百万学生,那就是五千万!

    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可她却没想到当中的成本问题,林文华根本拿不出这么多行动成本来,他故意在吹牛中把成本掩去。

    其实就是利用了富婆很有钱的先入为主思维,让她也忽略了成本问题,只觉得“我有他这种头脑的话,必然大发一笔”。

    进而看待林文华的眼神更加欣赏:“现在你又做什么呢?”

    “休息阶段还在找下一个项目,不过已经有个在进行中了。”

    赵姐有探奇欲:“商业机密还是可以分享?”

    林文华很大方的分享:“不算机密,就是期货,原油期货。您若有关注新闻的话,该知道国际原油价格一直在涨吧?”

    “你在看涨?”赵姐想了想,摇头,“我不是太了解这方面,总感觉跟股市一样,靠赌的风险比较大。”

    “其实有迹可循的。”

    林文华喝了一口茶,整理措辞。

    “次贷危机爆发了,波及全球,和可能会演变为一场金融危机,遇到危机后,银行最喜欢做什么?降息!”

    “降息导致美元贬值,一旦贬值各种投机客就来了,且按照国际惯例,美元跟石油挂钩,美元一贬值,石油必然上涨!”

    赵姐听得不明觉厉,更好奇:“你年纪也不是太大,怎么就能知道这么多的?”

    “头脑。”林文华点了点自己脑瓜子。

    赵姐忍不住笑出声,但想了想也没反对:“确实不错。”

    “还有就是对网络的关注了,互联网让地球变成了小村子,你足不出户,啥大小事情都能传遍村头村尾。”

    赵姐略思索后,再说:“我还是想请你当顾问,不过不需要你上班或者固定工作时间,不作为上下级管理,你只需要给我一些建议,我给你酬劳。”

    林文华拿着茶也在思考着,赵姐静静等待,但内心竟然忐忑了。

    她首次这么想要招募一个人才。

    林文华很纠结的看着她:“虽然您长得很好看,很优雅气质讨人喜欢,但并不能利用这一招,让我降低待遇要求,我也难的。”

    她礼貌得体的露齿微笑,举止很优雅风度:“可以按效益来跟你的工作挂钩,然后我在保证给你满意的年薪。”

    “固定薪资就不要了,无功不受禄,只需要绩效提成!”

    林文华更干脆,他又不是少那几万块的人,他少的是富婆。

    赵姐对他此举更为欣赏,伸出手来:“我喜欢这种有斗志的年轻俊杰,正式认识一下,赵莉莉,一个女**业者。”

    “林文华,银华投资董事长兼总经理兼话务员兼司机。”

    “咳咳。”

    赵莉莉快撑不住形象了,这是她一天内笑得最多的一次,平时要么威严,要么没有伴,只有今天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一再破格。

    “肚子疼了。”她俯着身埋头。

    林文华不经意瞥了过去,看到了领口,脑海里只剩下这椰子怎么这么——掐自己一把,椰子多大都不是你该想的。

    该赶紧找专业姐姐保养了,积攒太多,情绪容易被异性左右,他需要释放干净了,保持清醒再清醒。

    “都是同龄人,你怎么就这么厉害?”赵莉莉想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重回十八少年时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