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赘婿

第1959章 主动前来送死(1 / 3)

《绝品仙尊赘婿》转载请注明来源:45小说网www.45xs.com

诸神战场。

空隧内,狂风呼啸,郑少歌头晕目眩,持续整整半,耳边呼啸声终静止

旋即,双脚阵脚踏实感触。

甩甩脑袋,睁眼睛,两股凌冽头顶,骤降临!

“洪荒缥缈步!”

郑少歌身影闪,千丈外站立方,陡刀芒、剑芒!

“轰隆隆!”

“砰!”

“呼呼……”

,山石崩裂,尘土弥漫,烈火条条巨蟒,方圆数百丈内山林焚烧

风涨火势,烈火越烧越旺。

速度快,快逃!”

苍穹声音,传入郑少歌耳

抬头,见五百丈虚空名圣灵仙宫男弟朽仙宗男弟,祭艘飞舟。

飞舟,驾驭飞舟朝远处疾驰

炼灵境圆满,方才,被随机传送,刚祭飞剑,正欲离

,郑少歌被传送山林,各释放击,偷袭郑少歌。

,郑少歌速度竟快,二驾驭飞舟欲逃!

“试炼始便遇倒霉!”

郑少歌冷笑声,施展洪荒缥缈步,化残影,青云直

“嗖!”

郑少歌虚空两千丈血肉躯,朝攀升三千丈虚空飞舟,狂暴

“砰!”

伴随沉闷巨响,郑少歌身体,硬穿透飞舟坚硬底端,飞舟洞穿

“啊……飞舟乃极品宝器,肉身怎强悍……”

圣灵仙宫弟惊恐尖叫声戛止,视野内,掌骤

“咯吱咯吱!”

郑少歌右化爪,猛捏住,其脖骨骼,被捏爆声响!

朽仙宗男弟,已惊慌失措御剑逃三百丈外!

“咻!”

走?给老!”

郑少歌色冷峻,右挥,束紫光贯穿虚空,带股血液,斩断双腿。

“啊……腿!”

…………”

紫色光束斩断其胸膛插入,化飞剑阿紫。

紧接,阿紫挑男弟,悬浮郑少歌身

“洪荒圣瞳!”

郑少歌即施展洪荒圣瞳,双妖异紫瞳,盯神色呆滞朽仙宗弟,毋庸置疑

朽仙宗,打算呼延圣宗?,全部!”

神色木讷:“今度诸神战场试炼,朽仙宗圣灵仙宫联,兵分三路。”

“由圣灵仙宫徐娇娇,带领千五百,埋伏命古树四周,伺机付呼延圣宗往亘古冰川。”

“由宗少主夏侯星辰,带领两千,守住传承深井;

宗拓跋梦,带领千五百,守护镇邪神塔,等投罗网。”

郑少歌闻言,冷声命令:“阿紫,杀!”

,紫色飞剑绞碎脏。

,郑少歌捏住脖圣灵仙宫弟,低声:“吗?”

……。”惊恐哭喊:“郑少,求求,别……别杀……”

郑少歌冷笑:“刚刚偷袭勇气哪儿?欲杀者,必杀!”

“咔嚓!”

郑少歌右五指力,捏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新婚2 都市 / 连载
新婚2
半截白菜
文案陈依是闻泽辛亲点的联姻对象,他从那么多家族中选中她,有2大原因。一是:家族不牛,破落。二是:她老实。没有威胁,不会管他,他可以继续绯闻满天。花天酒地,无拘无束。陈依嫁给闻泽辛,是高攀,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她从不奢求闻泽辛爱她。她安守本分,老实过日子,远远地看着他在前面,低头跟别的女人发信息。不过,她跟他是三年同桌同学。她也不小心爱上了这个男人。所以,爱会消失,耐心也会越来越少。攒够了失望,她就想
41万字一年以前
柠檬汽水糖 都市 / 连载
柠檬汽水糖
苏拾五
高中时,周安然做过第二大胆的事,就是在陈洛白看上去很不高兴的那天,偷偷在他课桌里塞了两颗柠檬汽水糖。彼时他是受尽追捧的天之骄子。她是他连名字都记不住的普通同学。后来大学再遇,周安然这种拼了命才考进顶尖学府的人,混在一众学神中,依旧不算太起眼,而陈洛白却一进校就又瞬间成为风云人物。周安然以为和他不会再有交集,可某次选修课上,陈洛白却往她课桌里放了两颗一模一样的柠檬汽水糖。“你吃过这种糖吗?”他像是随
41万字3个月前
势不可挡 都市 / 全本
势不可挡
柴鸡蛋
「哥,我又看上一个男人,你帮我牵牵线吧。」冷脸沉默。「他是皇城根儿下的太子爷,根正苗红的权三代。」冷脸沉默。「他长得帅,人品好,无情史,无恶习,而且至今还是个处!!我保证你看到他第一眼就会喜欢上他的。」一年后,哥哥把这个男人追到手了。第一章一年一度的中美警察自由搏击大赛在北京体育馆上演。“昨天我们进行了预选赛,通过激烈的角逐,共有十六名选手进入了今天的决赛……”主持人高声念出他们的名字,“乔伊、布
50万字一年以前
深陷 都市 / 全本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40万字3个月前
问鼎 都市 / 连载
问鼎
梅花三弄
丁长林点背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被冷艳美女当成了杀人嫌疑犯,纠缠不休……
545万字14天前
茫茫 都市 / 全本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18万字4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