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之女帝是我未婚妻

第70章 开始修炼(1 / 2)

张玄陵转身离,走几步,张玄陵突脚步,回头:"殿,此书乃龙虎山至宝,切忌外传,否则果难料啊!"

完,张玄陵便离

李祝望阴阳双修秘籍,眼底闪烁光芒,嘴喃喃:"阴阳双修功?东西!"

李祝仔细翻阅《阴阳双修功》,越翻,李祝呼吸便变粗重兴奋色,已经触摸扇门本书简直修炼扇窗户!

李祝快步岐王府,准备将消息告诉云儿。

房间,云儿已经睡

"云儿!"李祝轻声唤

云儿听李祝声音,迷迷糊糊眼睛,清楚李祝,云儿惊喜:"祝哥哥,?"

李祝将秘籍递给云儿。

"咦!祝哥哥,古朴书?"云儿秘籍

"秘籍龙虎山秘,张刚才翻阅秘籍内容很义,带回。"李祝解释

云儿仔细翻阅本秘籍,越云儿越震惊,眼眸喜悦越浓郁。

"祝哥哥,本《阴阳双修功》太厉害简直比本双修秘典强本秘典虽阴阳互补弱点阴盛阳衰,阳盛阴衰,很难达平衡!"云儿激

李祝闻言,平衡啊!

"师送给准备靠彻底将体内阴阳真气达高度,突破混元位!!"李祝笑笑。

"混元位!吗!"云儿瞪眼睛。

""

"厉害,!!"云儿激

"傻丫头哪位强点点!"李祝摇摇头。

"祝哥哥,修炼啊!"云儿

"消。"李祝将张师送给丹药拿功效云儿

"哎呀,张士,谁!"云儿娇嗔

"云儿!"李祝笑

李祝郑重

"次修炼重,苗疆已经,巫王与李嗣源合谋,次祭酒真战书,已经决定苗疆,哥哥接回!"

"哥哥......祝哥哥吗?"云儿激李祝。

"!"李祝斩钉截铁拒绝。

"苗疆太凶险,,朱友贞随攻城,离骨!"李祝解释

"......"

"乖乖留守护!"

"吧!祝哥哥快点回!"云儿

"!"李祝微笑

"研究研究功法吧!"李祝,便云儿研究本阴阳双修秘籍

……

刚蒙蒙亮。

",饶功力,回合。"云儿气喘吁吁,此已经练功累极致。

"吧,努力修炼哦!"李祝邪魅

"知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和离之后 其他 / 连载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43万字一年以前
折玫瑰 其他 / 全本
折玫瑰
时汀
【轻松欢脱的先婚后爱小甜文,1v1,sc,he】【美艳富贵花x步步为营老狐狸】姜窈在圈内出了名的作,相亲对象无数,没一个人能忍她超过三天。圈子里的公子哥笑言,谁有“福气”娶了姜窈,上辈子一定毁灭过世界。没过多久,姜窈订婚的消息传出。一众人抱着吃瓜的态度议论纷纷——“估计是那个姓赵的小子,前两天见他对姜窈穷追不舍。还以为自己攀上高枝,以后可有他受的咯。”“就姜窈那脾气,哪个男的能忍?迟早得离。”“别
31万字3个月前
赐我狂恋 其他 / 全本
赐我狂恋
林汀汀汀汀汀
【正文已完结,番外陆续更新】【盗文残缺不全,请支持晋江正版】预收文《汹潮》/《咬脖颈》可见专栏,喜欢可收藏~少女友枝触犯校规,声名尽毁后,转学到故乡赤锋镇读书。某天在校外,她看到一个少年。穿着黑色套头卫衣,戴耳骨链,模样极俊,插兜站在巷里咬着烟,模样乖戾,又野又狠。有人发出难听咒骂,他听了脸色未变,俯下身睥睨轻笑:“怎么这么不长记性。”黑眸嘲弄,他说了狠话,咬着烟混不吝地勾唇,坏到骨子里。却回眸戾
70万字3个月前
缔婚 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57万字3个月前
偏要勉强 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24万字3个月前
关山月 其他 / 连载
关山月
墨缄言
【日更三千,每晚六点】【作者文案废,请以实物为准,正文第三人称,轻松扯淡不烧脑,求收藏我qwq】那一年战事初平,陛下问我,亲手放弃皇后之位可曾有过后悔。我解开了自己的衣衫,让他看清我身上有多少斑驳的伤痕。关山冷月,刀光血影,我踩的是敌人与老友的尸身,一步步爬到如今,镇守天下,护佑百姓。这具身体只属于我一人,可迎刀劈斧砍,不可委侍于君。黑水河畔的昆莫山上开满了鲜花,那里埋葬着我们的故人——有些死于战
4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