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婿当道

第10章 神针刘送礼

终插话龙隐,拿。“妈,神针刘送给您补身体参,,送根参给您歉。”

余锦秋本被林秀莲逼胸口堵,听龙隐神针刘送参,立刻满血复活,眉眼笑。“拿!神针刘阳城神医,很送东西给收,参?神针刘太客气嘛!啧啧,参吗,怎像萝卜呢?龙隐,鸡回,明炖‘萝卜’吃!”

参,林秀莲呆住。转瞬冷笑:“啊,神针刘东西,怎呢?呗,吧?”

,宁欣确实滋补龙隐名贵药材。余锦秋急,办法反驳。,敲门声响,余锦秋急忙打,原门口站刘春风——神针刘。“哈哈,宁夫,您呢!师父吗?”

神针刘问。“师父谁啊?”

余锦秋愣住。林秀莲神针刘,顿:“神针刘,您怎?快快快,赶紧证明。”

余锦秋顿脸色紧张狠狠龙隐,敢骗老娘,今死定。刘春风余锦秋,摇摇头:“确实送......”句话完,林秀莲眼睛放光。“......难嘛,刘神医怎贵重东西送,原呢?肯定指使啊!”

头太爽,今抓住余锦秋破绽。刘春风名望,今宁欣宁欣很惨,比舒畅。余锦秋凉,回头朝龙隐喝:“废物,赶紧给刘神医跪歉。什偷别东西?啊?孽障?”

“宁夫......”刘春风急忙。余锦秋挥,狠狠:“刘神医定给交代!”

龙隐吵架够插嘴场景,奈,宁欣怎妈啊?余锦秋:“妈,吗?”

林秀莲瘪瘪嘴:“赃并获!打断,嫂,偷东西啊,必须重罚!”

余锦秋狠狠:“等杖拿!”

找擀,却被宁欣拦住:“妈,,龙隐身体完呢,打问题怎办?”

,刘春风喝:“闭嘴!”

头痛,冒犯喝,顿让余锦秋林秀莲两嘴。刘神医,啊!林秀莲洋洋余锦秋,:刘神医倒霉,刘春风回头冷冷:“谁啊?”

林秀莲愣,急忙:“刘神医,老公老公兄弟,帮理帮亲。,该怎罚。”

刘春风冷笑:“狗屁,给嘴闭,吵头晕。”

百八十度转弯余锦秋笑:“宁夫,真思,欠久,师父嫌收徒,惭愧难。师父走仔细找根更参,知并帮东西抬进......”今龙隐离,刘春风越钻研七星续命针,越觉深奥比,龙隐感激比。经常买名贵药材给龙隐治病,干脆春风诊名贵药材给搬龙隐刘春风,余锦秋林秀莲震惊。怎?”

林秀莲两眼,“疯,全。”

余锦秋:“刘神医,啊?”

刘春风微笑:“表达先走。”

朝龙隐躬身拜拜,转身离龙隐站余锦秋身边,倒像拜余锦秋。林秀莲更震惊比,余锦秋底怎?刘神医尊重?见鬼!余锦秋虽已,林秀莲旁边,参给龙隐,微微:“龙隐,身体呢,赶紧参拿。”

“妈,问题。”

龙隐急忙。“听话,赶紧参给!”

余锦秋哼,“血呢,补补。”

林秀莲酸溜溜旁边:“,吃再!”

刻,锦秋舒畅舒畅。管刘春风搞错,反正刘春风送,搞错。林秀莲眼睛转,笑:“嫂,认识其富豪,帮宁欣介绍。江送给江何?再给件贵重礼物,宁啊!关系声誉!”

余锦秋顿迟疑药房,宁安集团医药公司,参很珍贵。宁欣幸福,忍痛:“二婶,合适帮宁欣介绍吧!送给江济!”

刚才剑拔弩张,顿联盟。龙隐语,旁边呢,给宁欣介绍象?宁欣急忙:“妈,忙公司呢,思。且,龙隐......”余锦秋脸色沉,“找厉害老公公司婚姻,耽搁算,商量。”

45小说网【www.45xs.com】第一时间更新《龙婿当道》最新章节。

相关小说

春潮夏至 都市 / 全本
春潮夏至
林光曦
简介:甩掉出轨前男友后,他被年下小狼狗缠上了宋清尧从未想过,29岁生日这天会和一群同事在酒吧撞见偷腥的男友,更没想到自己可以迅速地结束这段关系,转身就去了那趟原本该两个人一起的旅行。而林壑就是在这时闯进了他的世界,一不小心和他——睡了一觉。对于酒后的糊涂账,宋清尧想翻篇揭过,林壑却不这么想。直到旅程终于结束,他以为不会再见时,又发现林院长让他带的规培生竟然也叫林壑。宋清尧:“……先约法三章。”“都
27万字3个月前
难哄 都市 / 全本
难哄
竹已
【48章后的章节暂时勿买,感谢大家。】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合租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平...
45万字一年以前
杨羽芸熙 都市 / 全本
杨羽芸熙
鸿运当头
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
188万字一年以前
深陷 都市 / 全本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40万字3个月前
绝色偷香 都市 / 连载
绝色偷香
李清狂
刚刚大学毕业杨羽,被分配到浴女村支教,寄宿在小姨家里,没想到……...
250万字一年以前
茫茫 都市 / 全本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18万字4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