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我!老朱家的瑞兽麒麟

第144章 佐佐木小次郎的杀意!(1 / 2)

两,吉田码头。

朱棢领安排船队等,今左左木次郎约定商返航回

很快,左左木次郎领马赶,其武士,身穿铠甲士兵,粗略估计,至少五百

规模,海盗团体,绰绰

“哎呀呀,祝,光商船,十几条,实力雄厚啊!”

刚见,左左木次郎朱棢客气周围很清楚,朱棢给酬金高,再加码头边停靠十几艘挂“祝”字商旗,左左木次郎尿性,“平易近

“哪。”朱棢立马礼节性客气回:“仰仗左左木照顾才。”

“左左木将果守信,左左木精英护航,商队,平安抵达明。”

左左木次郎摆:“,既本将军义务嘛。”

朱棢微笑回礼,,目光瞥,远处属使眼色。

请左左木船吧,已经准备酒佳肴。”

左左木次郎闻言喜,立马兴高采烈船。

,刚刚收朱棢眼神信号属,朝身边远处秒,便侧舷船廊,两组,挑半丈见方木箱,正跟左左木次郎撞

木箱似乎很重,压壮硕汉气喘吁吁,腰。

左左木次郎双眼亮,忙向朱棢问:“祝送回明境货物吗?”

祝先话,货物定非常贵重,本将军眼福,睹祝货物风采?”

左左木次郎话,朱棢立马连连摆,略微慌张:“左左木土特产罢,哪贵重货物。”

“请,左左木将,咱喝几杯,酒菜!”

,朱棢越承认,左左木次郎认定木箱,装非常值钱宝贝!

fo

间,极度贪婪目光左左木次郎双眼,显左左木次郎整张脸比阴森。

瞬间,几乎闪即逝,清清楚楚落入朱棢

,朱棢片暗喜,冷笑:“鱼儿,。”

随即,朱棢左左木次郎便带属享受宴席。

片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朱棢左左木次郎两满脸通红、醉醺醺连路踉跄。

“祝!再喝!痛快!”

左左木次郎被名东瀛武士扶,明明连站太稳,却舞足蹈跟朱棢再继续喝。

朱棢似乎轻,抬船舱墙:“,左左木海量,,喝……”

滑稽幕,让两搀扶朱棢左左木次郎住笑

朱棢左左木次郎两,否则话,必定顿训斥。

很快,两名将朱棢左左木次郎两送回房间。

“砰!”

房门被重重关,朱棢左左木次郎竟,虽色依旧红彤彤片,双眼睛却目光清澈,甚至凌厉。

,朱棢左左木次郎两,竟选择装醉!

“啪啪啪。”

左左木次郎轻轻拍拍三掌,门外守卫房门走

“通知,等睡熟……”

左左木次郎边做抹脖,眼神狠厉,充斥满满

?!”

五倍酬金,货物值二十倍!”

“况且定其猫腻……”

,送笔财富,话,岂。”

“哈哈哈哈……!”

与此,朱棢房间,正朝属询问:“安排吗?”

“启禀三殿按照您吩咐,安排!”

朱棢点点头,挥属离,随即便望向船窗外明月。

海风呼啸,月光洒,随浪涛伏伏断变化,入目及,尽眼望黑暗。

“月黑风高杀夜”,片汪洋,此此刻,简直良机!

很快,寻常常,睡候。

朱棢船队,仍旧朝航向甲板及船舷两侧,除左左木次郎安排守卫外,操控商船航船员。

船员部分朱棢部分,则东瀛花钱请帮工。

,今,留甲板船员,全部东瀛帮工,朱棢

间,听见刺耳口哨声,苍茫突兀响秒,左左木次郎带武士士兵,竟纷纷拔剑举枪,朝船员残忍

太刀砍瓜切菜般,船员,鲜血飞溅血雨,滑落,将海水染红。

东瀛士兵再补两枪,让锋利枪尖,贯穿胸膛!

即便明明知船员胞,丝毫软!

“格杀勿论!将军活口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汉旌 历史 / 连载
汉旌
尚冠
大汉章武三年,大汉天子将崩于白帝城。群雄逐鹿的辉煌时代就要随这滚滚长江东逝水而落幕?一代仁君明相筚路蓝缕而开创的王朝基业将毁于一旦?这诗书礼仪之邦的中原大地将要陷入数百年昏暗之中?一位蜀中少年驾车北上: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我誓要这炎炎汉旌立于普天之下!
79万字10天前
北朝帝业 历史 / 连载
北朝帝业
衣冠正伦
南北朝末期,后三国时代。贺六浑称雄河北,宇文泰作霸关西,萧菩萨修佛江东。枭雄意气振奋,百姓血泪几行!邙山烽烟再起,河桥枯骨成堆!大乱之世,分久必合。跨太行,渡长江,六合一统,再造帝业!
63万字10天前
快穿之病弱白莲洗白记 历史 / 连载
快穿之病弱白莲洗白记
陆灵均
听说:楚怜是朵白莲花,他心里有道白月光。某一天,白月光把他捅死了。从此他就成了病弱专业户。嘤嘤呜呜,可可怜怜。浑身是病,走两步就咳个不停。楚怜淡淡的喝了口茶,“呸,见鬼的白月光。”下次再遇见,就真tm送他去见鬼!
42万字一年以前
家兄朱由校 历史 / 连载
家兄朱由校
北城二千
1620年,这一年大明更换了三个皇帝,铁头娃努尔哈赤还在和熊廷弼死磕沈阳。东亚战场最精锐的白杆兵和戚家军才刚刚出发北上,局势尚好。卢象升埋头苦读,孙传庭还是小小知县。大小曹寂寂无名,东林党尚未变质。只是内朝党争再启,外朝西南土司将叛。父亲朱常洛初登大宝,兄长朱由校无心帝位。一声哀嚎,天子驾崩,妇人歹毒。要改天下命运,当从移宫案起……皇太极:“我大清远胜大明!”朱由检:“说完了?来人,放炮!”本书又
123万字9天前
家父汉高祖 历史 / 连载
家父汉高祖
历史系之狼
一个伟大的帝国刚刚诞生,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刘长也曾想过要不要争一争那大位,由自己来率领这个崭新的帝国,可是他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刘邦,吕后,刘盈,刘恒...嗯,活着不好吗?于是乎,刘长戴上了穿越者之耻的帽子,开始了混吃等死的咸鱼生活。又名《我愚蠢的欧豆豆》,《这娃其实是项羽的吧?》,《跟你这样的虫豸怎么能治好大汉》等等。
251万字11天前
明末凶兵 历史 / 连载
明末凶兵
怒江山
371万字28天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2-09-26 17:2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