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死骑未能实现英灵的结局

第三十二章第一骑士,你在做什么啊

米奈歇尔伸懒腰舒展身体,头部立刻重击。

“兄长让伤口绷吗?”阿芙莉尔依靠米奈歇尔:“ncer。”

“喂喂!”

米奈歇尔刚声音被阿芙莉尔怒瞪给逼刚刚乌龙米奈歇尔阿芙莉尔视线气势

恶,难阿芙莉尔计算吗?’

——该死圣杯究竟教妹妹知识?迟早它噼

“放吧,身体力很强,死基本。”米奈歇尔阿芙莉尔书本,却被阿芙莉尔灵巧

“兄长,请认清实。”阿芙莉尔闭长叹口气,眼睛弯腰凑近米奈歇尔,眼倒映米奈歇尔尴尬笑容:“始相比吗?”

【新章节更新迟缓问题,换源app解决载huanyuanapp换源app,本书站点。】

耐久ex降格b,原本快速顽固旧疾。

哼哼几声半句话,米奈歇尔步服输,转移话题:“本书戈尔德似乎挺爱惜书籍。”

毕竟整房间内全传记,甚至此搭建书架。

“等。”

阿芙莉尔将书摊平,刚刚力算幸书本褶皱。

戈尔德。”

米奈歇尔像直神隐口问戈尔德安危,阿芙莉尔根据探查周围并反应。

?”

阿芙莉尔微眉头,米奈歇尔脸色已经恢复冷澹

“听似乎剧烈运舒服。”

“肚舒服!”米奈歇尔精神振,连伤痛忘记,穿平铺衣,屋外走:“慰问,马。”

阿芙莉尔阻拦,米奈歇尔离方向若思。

‘刚刚吗,应该循序渐进才。’

阿芙莉尔识翻书籍,目光文字,眼睛却微微眯

——破书刺杀兄长原因亚瑟王感化!

纸张【亚瑟王】字回摩挲,恰房门突被推,阿芙莉尔身体识将书本倒扣书桌

“戈尔德,saber。”

仆推阿芙莉尔,两张思索神色。

“assassin?”

。”阿芙莉尔点头回应仆,犹豫,身份尴尬并逼迫:“吧。”

奇兄长

才刚走走廊拐角,戈尔德撕裂肺惨叫:“胆贼,尔竟敢噬主!忘记三剑吗?”

紧随其兄长深沉声音:“鼠辈,等此久矣!”

阿芙莉尔嘴角僵,蠢货兄长鼓捣

阿芙莉尔敏锐察觉刚刚安静跟仆此突兀闪警惕神光。

阿芙莉尔知警惕果兄长杀戈尔德,连龙牙兵法应类魔术师声音

眼见箭失般蹿阿芙莉尔提高步速,祈祷兄长靠谱

转角,眼景象让阿芙莉尔沉默见米奈歇尔整强硬压门外,死死拉住门门内传剧烈敲击声。

“恶徒!早知包藏祸!特回房间解恨腹痛难耐否则定搭车城外!”

戈尔德呼喊,米奈歇尔,堵门更加卖力,丝毫:“戈尔德,数已尽!”

刻米奈歇尔脑袋被噼惊回头脸色阴郁阿芙莉尔,骇,知米奈歇尔迅速朝门内声喊话:“戈尔德,速速尽!房间内书籍完损!”

阿芙莉尔米奈歇尔,刚刚被强压刻便被推,戈尔德环视四周久才耀武扬威米奈歇尔此已经被救驾擒,顿喜:“极。”

背负双睥睨世间再架势,逼入绝境劲敌,感慨:

‘米奈歇尔,assassin力量终。’

紧接目光扫向默默站旁边仆,欣喜色顿僵住,明明与平常戈尔德住偏移视线。

尤格米雷亚,被该表

戈尔德轻咳声迅速调整声线:“吗?”

懂刚刚戈尔德与米奈歇尔争斗,头,努力回忆培养皿传输知识,仆似悟,平澹语调口:“报告戈尔德,城门外使者ruler求见。”

话,感受周围传惊诧视线,戈尔德咳嗽声变剧烈。

45小说网【45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不灭死骑未能实现英灵的结局》最新章节。

相关小说

当维修工的日子 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66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 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57万字5个月前
成何体统 其他 / 全本
成何体统
七世有幸
女主僵硬地跪在原地,回忆着见面以来这暴君的一言一行,终于忍不住再度试探:“……陛下?”当朝暴君不耐烦地扭头过来:“还有什么事?”女主梦游般问:“Howareyou?”
37万字一年以前
双杀 其他 / 连载
双杀
娜可露露
★★★本书简介★★★小说《双杀》的主角是封灿程肃年,作者:娜可露露,为您提供双杀阅读,双杀小说讲述了:封灿转会到SP俱乐部的那一天,电竞圈一半人都惊呆了,另一半在看好戏,发出喜闻乐见的声音:宇宙第一ADC来给年哥当儿子咯,家暴预定。…
36万字一年以前
偷偷藏不住 其他 / 全本
偷偷藏不住
竹已
【每晚11点前】【今天稍微晚一点点——3.25】十三岁那年,桑稚偷偷喜欢上一个男人。男人的模样冷淡慵懒,说起话来吊儿郎当的,经常来她家,一个下午窝在她哥哥...
50万字一年以前
关山月 其他 / 连载
关山月
墨缄言
【日更三千,每晚六点】【作者文案废,请以实物为准,正文第三人称,轻松扯淡不烧脑,求收藏我qwq】那一年战事初平,陛下问我,亲手放弃皇后之位可曾有过后悔。我解开了自己的衣衫,让他看清我身上有多少斑驳的伤痕。关山冷月,刀光血影,我踩的是敌人与老友的尸身,一步步爬到如今,镇守天下,护佑百姓。这具身体只属于我一人,可迎刀劈斧砍,不可委侍于君。黑水河畔的昆莫山上开满了鲜花,那里埋葬着我们的故人——有些死于战
4万字一年以前